谁在承受新冠疫情的经济损失

这次的抗击新冠疫情,老刘感觉成了一场政治任务,一些做法上,企业不让复工,回城的人不让进小区等等,或许反应太大了。因为大老板发话了,下面都会做做样子,表示忠心。至于采取的防疫措施,到底是当地实际需要,真的有那么严重,还是做样子的表面文章,谁知道呢。现在好多县好几天都没发现新增确诊病例了。

我在网上看到一句话:咱们的系统特点就是顶部一个控制阀,下面全是放大器,一层层加码下来

从这次封城封小区的一些行动上看,我们就能理解五六十年代饥荒时地方不让灾民逃荒的真实性了。 ​​​​

另外,在农村或有些县城,看那些标语和广播,抗疫简直成了一项娱乐活动。村民在村口站岗检查来往的人,也就相当于打发时间了。

 

2019年全球曾爆发了一次H1N1流感疫情,前几天网上有人说是从美国爆发的,那是搞错了,是从墨西哥爆发出来的,首都墨西哥城也做了一些像我们当前一样的关店措施。

全球有10-20%的人感染,你没看错,几亿人到10几亿人感染。死亡预估的数字在几十万。我把平均数除了一下,大概的感染后的死亡率是万分之三左右,未必符合实际,因为真实的死亡数各方都是猜的,有的国家比较落后,很难全部统计到,反正就是这个级别吧。

当前的新冠,湖北省外的死亡率在千分之三左右。也不算很高,跟流感一个级别。我们回忆一下,2009年全球各国有多大动静呢。

这次的教训可能主要是武汉和卫健委的官员在初期的怠慢。其实只要早期一方面及时隔离病患,一方面提高大家警惕,出门都戴好口罩,可以想见感染的人数会少很多,病毒传播的速度也会慢很多。

附近的潜江,就因为早几天采取措施,疫情就轻微多了。看看潜江市委书记在媒体上怎么说的,元月17日上午,潜江就及时收治集中管理32位我们确诊的肺炎发热病人,“那时候钟南山院士还没有到武汉”。“确实,我和市长从武汉得到消息后,觉得这个事情太大了,所以我们先下手,哪怕冒了一点点不是太合规的风险。”

 

最后谈两点对经济的影响。

现在一方面是股东在承受损失,我说的并不仅仅指的是上市公司的股东。至于说员工,放假在家还发工资,挺爽的啊。另外非正规就业的人数(比如说摆摊、滴滴等)也是挺大的,这些人也在承受损失。 ​​​​

这正好符合一个投资常识,股票长期回报优于债券。如果说,这个社会是由股东和债主拥有的,那么股东承担了更大的风险,因为在公司经营不好的时候,必须以股东的权益作为安全垫,保证债主的钱得到偿还,所以长期来讲,股票表现必须优于债券。

疫情对行业的影响。主要是影响餐饮业,这个影响太大了。至于说买衣服之类的活动,商场关门了,也可以在网上买,这个倒没什么影响。另外对电影院线有一些影响,这是单项产业,不是很大的事。还影响旅游景点的门票收入,这个我不同情,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,被这些家伙圈起来收钱。当然,既然不许去餐馆吃饭,那就会在家买米买菜,所以餐饮业收入的流失,不能完全折算成GDP的减少。车开少了,汽油销量降低,污染也就少了,不算很坏。

 

#提示# 老刘的个人微信 172480265 欢迎老铁和新朋友们(免费)添加,我现在已经较少写长篇大论了,有想法都是发在朋友圈。老刘的观点(例如提前几天准确预报2015年股市见大顶,博客上有见证),通过资本市场的兑现,可是很值钱的,哈哈。

留下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