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观和悲观

当前,股市乐观的方面,首先是估值不算高,其次就是希望上面把政策搞对了

准确讲,这其次的一点,应该叫愿望,而不是实际乐观的因素。

中证1000指数,端午休市收盘的时候,12个月滚动市盈率是31倍。它近五年的中位数是38倍,也就是一半的时间里市盈率高于38。

但是也要看到,在2018年10月份,中证1000的市盈率跌到过20倍,当时正是老中跟老美就贸易问题争吵最凶的时候。

中证1000这个指数,包括的基本上是市值第801到1800间的这一千个小股票,样本量很大,去掉了头部公司,比较能反映经济表现。这么大的样本量也不好干预,指数也不会特别受少数公司的例外情况影响。排在它前面的是沪深300和中证500,一共800个股票。

目前中证1000指数的股息率为1.13%,就a股这个德性,这个股息也还算可以,毕竟咱们历史上高估值低分红是常态。至少可以把投资成本覆盖了,比如基金的管理费之类。也就是分红就拿去支付投资成本吧,不用卖股份支付这个成本

这是市场乐观的方面,也就是毕竟已经跌过了。

……

悲观的方面呢?

貌似就很多了,例如生育率问题,债务问题,经济结构问题等。

生育率问题。要是资本充裕了,人少了,因为人在这里既是劳动者,又是消费者,都是资本的博弈对手,那么物以稀为贵,显然人少了,资本在博弈中就落下风了。不利股市,股票是资本。

债务问题。全民债务低的时候,可以借钱消费,刺激GDP,我打个100元的欠条,让你给我捶捶背,按摩一下,这样就创造了100元的GDP,会记在当年的统计公报里的。

但是当我已经欠了很多债了,估计是永远都还不上了,那么我再打欠条让你给我捶捶背,你恐怕就不愿意了。不管你愿不愿意,反正最后我还不了,你捶了也白捶,你要是爱劳动你就捶吧

所以在债务过高造成的所有问题里,首先就是限制了继续举债刺激GDP的能力,不能寅吃卯粮了,无法向未来伸手了。通过举债提高眼前经济增长的这扇门越关越小了。其次就是什么企业破产啊,失业啊,老生常谈,就不赘述了。

经济结构问题。就是咱们的GDP里,制造业占比,房地产占比,投资占比这些东西太高了,高出了一个正常水平。投资常年在40%以上,总不能全国的土地都给铺上水泥吧。

其他大国的GDP里,投资这一比例一般也就百分之二三十,GDP里主要是消费。所以投资的高比例很难持续。

看一场电影,或一场演出,散场之后统计公报里GDP会添上一个数字。但这种GDP散场就“结束”了,不会给这个世界留下什么实体的东西。如果我们总是要靠刺激汽车消费,或者盖房子来创造GDP,那么生产出来后,很长时间里这些东西总是一直在那儿。文学一点讲,这些东西既可以是文明的造物,也可以成为自然界的“伤疤”。

留下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