资本主义的“基本特征”

下面学习点有深度的东西吧。
雅诺什·科尔奈 (János Kornai) 是匈牙利的一位经济学家,上个月去世了(1928年1月21日-2021年10月18日)。此人以对原东欧国家计划经济的批评和分析著称。匈牙利科学院院士,瑞典科学院院士,哈佛大学退休教授。

Matthew C Klein 写了一篇文章纪念,这位哥我就不做介绍了。直接看文章主要内容吧,作者本来是要讨论在新冠疫情下,发达国家通过印钞票保护企业和家庭的经济状况这件事的,这一部分我就不摘录了。引——

科尔奈在匈牙利长大,并在这个苏联卫星国度过了生命中的大部分时间,这使他对以 “充分就业 “为常态、商业周期被消灭的社会有了第一手的经验。其结果不是工人或其他任何人的天堂,而是科尔奈所谓的 “短缺经济”,即生产者的浪费和消费者被剥夺。

在科尔奈看来,“资本主义 “经济的基本特征是,企业面临着 “硬预算约束”。如果他们不能从经营中赚到足够的钱,他们就需要从银行或资本市场上筹集资金。如果他们不能筹集到资金,他们就会破产。

这种约束迫使生产者去顺从消费者的欲望。除非企业能够以人们能够承受的价格提供人们想要的商品和服务,否则企业将无法生存。企业还必须专注效率和成本控制,才能够覆盖生产费用。科尔奈认为,这些必要条件推动了竞争,导致了创新,增进了生产力和创造了生活水平的持续提高。

相比之下,匈牙利和其他 “社会主义 “经济体的特点是科尔奈所说的 “软预算约束”。企业从来不需要担心收支平衡,更不用说创造利润了。他们知道他们有来自政府的没有限制的财政支持。他们总是能够 “负担得起 “雇佣工人、投资实物资本和积累原材料。这些活动是否真的有价值并不重要

这消除了创新的动力,以满足客户的需求并压低成本。消费者被迫去适应生产者的随意和不在乎。而且,由于管理者的个人奖励是基于其企业的报告规模–而不是其他指标,如价值创造–他们被高度激励,通过收留工人、囤积土地和材料投入,尽可能地扩大规模。用科尔奈的话说,企业的需求是 “贪得无厌 “的,即使制度本来也并不怎么去激励它们生产有用的商品和服务。

结果就是长期的短缺。没有传统意义上消费者价格上涨的通货膨胀,因为这些价格或明或暗地由国家制定。但普通人以各种方式感受到了压力

他们不得不花大量的时间来等待他们想要的东西,无论是像样的公寓,新的电器,甚至只是杂货。即使如此,许多消费品和服务根本无法获得。工人们换工作或要求更高薪的能力受到严重限制。对抗性的工会和罢工也被压制。

文章标题《Janos Kornai’s warning for the post-pandemic world》

留下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