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资笔记:医药集采

熊彼特在《资本主义、社会主义与民主》这本书里说,如果经济停滞了,不再需要创新,包括技术和生产方式的创新,那么企业家是可以退出历史舞台的,社会主义的官僚机器就可以接管工厂了。

现在的医药集采,确实会在一定程度上,使制药公司扮演起社会主义生产车间的角色。

所谓集采,是指全国公立医院系统对入院药品组织集中采购。

不是所有药品,有目录的,目录是变化的。一旦哪家公司的产品进了目录,对这家公司来讲,就是很大的利空。

集采让买家结成了价格同盟,让卖家同场厮拼,结果就是往成本价拼,无怪乎有的药品的价格下降了70、80甚至90个百分点。

按照经济学的逻辑,在完全竞争的情况下,价格等于边际成本。

但是,老刘认为集采还是比过去那种公有制下国家直接组织生产要好,因为生产车间的管理也是要水平的,这里面民营企业可以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,发挥作用。

除了降低国家的医保支出,集采还有个好处,就是可以减少医药采购过程中的腐败。以前活跃于各大医院的医药代表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。

药品分为仿制药和创新药。

创新药在专利期内受法律的保护,其他的公司生产不了,当然不存在集采这回事。

创新药的专利保护期过了,其他的公司就能生产了,顾名思义仿制嘛,创新药就变成了仿制药。

仿制起来应该不是很难,逆向工程比原始创新要容易多了。至少对大的制药公司是这样,镇上的小破厂肯定也是仿制不了的。

最近老刘看相关的知识,我觉得可以把人体的疾病分成两类。内因造成和外因造成。

人体某项器官出了问题,就可能分泌不了必要的激素,就要研制相应的激素补充,像胰岛素,治疗糖尿病的。

另外,对于那些会侵入人体的细菌和病毒,也要研制它们的克星。像青霉素。

这些东东,一旦某家制药公司研制出来了–这不容易啊,成本是很高的,包括试错成本,给与专利保护,美国是20年,有的条件下还会延长几年。这就是创新药。

创新药的专利保护期过了,就变成仿制药了。

所以市面上大部分的药品是仿制药。毕竟研发只要一次,然后人类可以一直用,只要这种病或者病原体还存在,又没有更好的治疗方式出现。

仿制药就是不再需要创新的药嘛,或许这正应了熊彼特所说的。

留下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