泡沫破裂倒计时(1)

中国的发展一直是很扭曲的。第二产业占GDP比重40%多,这种增长显然是不可持续,这个比重不降下来,经济的增长就等于物质(钢铁、水泥、成品油等)产量的增长,环境也承受不了,雾霾就是明证。纵观其他大国经济体,二产比重很少超过30%。

央行可以控制人民币的升值,但老刘认为它不能控制人民币的贬值。以前,在人民币有升值压力的时候,M2还不高,老百姓手上的钞票也不多,大家想象一下,一个美国鬼佬找到一个中国人,愿意1美元换6元人民币,这时候央行向鬼佬招手,乖,到我这儿来,1美元给你7元人民币,鬼佬当然愿意找央行换。

所以央行控制人民币的升值,是很容易的,只要印钞就行了,以高价买断市场上的美元。但现在如果人民币处在贬值通道,M2又这么高,意味老百姓手上的钞票也多了,央行拿10块钱找鬼佬换1美元,银行账户里有大笔存款的土豪向鬼佬招手,到爷这儿来,1美元给你11块人民币。人民币贬值压力就是这么来的。

央行怎么办?跟鬼佬说,1美元给你12元人民币?这就是自己在做空人民币了。如果说,他1美元给你10块人民币,你到我这儿来,1美元我给你9.5块人民币,你这是把鬼佬当弱智吗,想挨打吗,呵呵

所以这么大白话的分析,央行想控制人民币的贬值,只能在市场上抛售美元储备,回收人民币,美元抛完了就万事皆休了。

中国人都认为,体制很有能量,但体制的控制力也是有边界的,控制不住的时候,泡沫就要破裂了。中国崩溃论唱了10几年没兑现,不代表永远兑现不了。而且老刘以前确实没有跟风喊过崩溃论。

我们再来看中国的发展模式,这个模式真是一朵奇葩,你看懂了,就懂了很多的经济现象,也能读懂老刘以前的文章。

按经济学定义,GDP等于国民收入。这对消费和投资都同样适用。

你去餐馆吃饭花了200元,国家今年GDP增长了200人民币,同时200元也成了餐馆老板、服务员、供应商的收入。

地方ZF今年贷款修了一段高速公路,花了10个亿,准备服役30年,准备用未来30年的现金流偿还贷款。但这10个亿的投资是算入今年的GDP的,同时这10个亿就成了建筑工人,包工头,官员家属(拿回扣),以及水泥厂,钢铁厂这一条产业链上各干人的收入。大家把钱存进银行,这10个亿就成了M2。

我们把路挖一遍,找人挖要钱吧,我们挖掉后再修好,找人修路要钱吧,把路挖了修修了挖,不产生价值,但产生GDP,这些人把收入存到银行,就成了M2。问题是找人挖找人修的钱哪来的,地方ZF借的。

所以在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上,银行的资产(发出去的贷款),和银行的负债(居民存款),在这个发展模式下,急剧膨胀。M2急剧膨胀,但是,人家是可以拿M2,拿这150多万亿人民币(现在的数字,增长中……)去换美元的。在这个所谓投资驱动的发展模式下,汇率能保吗?保不了的。

把路挖了修修了挖,真有人这么傻吗,确实有人这么傻,另外,老刘也是拿来打个比方,比喻无效投资。鬼城,没人购物的商场,闲置的工业产能等等都属于无效投资。

而且,国家搞投资花出去的钱,主要都是截留在上层阶级,很少渗透到底层,所以,这个发展模式下贫富差距也就越来越大了。

好吧,今天就闲聊到此。后面更精彩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

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