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剩三个选择给当局

我认为当局只剩下3个选择:全面资本管制,大幅贬值,加息。三选一。下面听老刘详细分析前因后果。

一,全面资本管制

虽然我国每年有几千亿的货物贸易顺差,但是同时存在服务贸易逆差,国人在海外留学、旅游(含购物)、就医等的消费,都带来服务贸易逆差。试想,100万留学生,每人年花费5万美元,就是500亿美元的外汇流出。

显然,如果人民币汇率高估,服务贸易逆差会加大,因为那样在海外消费更划算嘛。今年前7个月服务贸易逆差就高达1380亿美元,与去年全年相当。是否高估如何来判断呢,不可以凭主观臆测,老刘教大家一个简单的判断方法。

我们这么想,我们往海外汇款5万美元,钱到了海外,你可以买美股美债,这记录为资本外流,但你也可用于留学或在海外旅游花费。所以,仅仅是往海外汇款,我们分得清是资本外流,还是服务贸易逆差吗?分不清。

但这不要紧,这两者都表现为外汇储备减少。而现在,外汇储备确确实实是在减少,而且是一直在减少,我们也不用去管钱出去是消费了呢,还是配置了海外资产。反正外汇储备是在减少。

如果要遏止外汇储备减少,选项之一就是全面资本管制,一般的管制没用。包括银联卡在海外的刷卡消费。管制起来很难。

二,加息。

第二选项,加息。用高收益留住资本。会造成什么后果?仅举几例,各位自己举一反三吧。

房屋需求减少,同时房产商的负债成本增加,房产商只有低价出售房屋。尤其是库存量大的三四线城市。其他贷款成本增加,违约增多。庞氏借贷资金链断裂。经济可能难以承受。

三,大幅贬值人民币。

如果贬值的话,本届ZF的这几年GDP以美元计,可能就没有增长了,政绩木有了。贬值造成通货膨胀,因为铁矿石,手机电脑用的芯片,原油,大豆都依赖大量进口,这些商品是国际定价,民众生活成本上升。

还有,一次性贬值的话,先买了美元的人会占便宜,就像在房价上涨前入手房子的人一样。不公平。

当然,应该承认,一次性贬值有利于国内经济的再平衡,比如生产大豆的农民收入增加,进一步他们的消费会增加,贫富差距也会缩小。只不过,贬值过后如果没有结构调整,过个几年又会回到今天这样的局面。循环而已。

最后,作为世界第一贸易大国,汇率不是你想贬就可以单方面贬的,贬值会招致国际上的,尤其是美国的强烈反对。

当局到底会怎么做,让我们拭目以待吧。

我提醒大家,在资本主义国家,过去一二百年每隔一段时间,就来一次经济危机。然后社会才痛定思痛达成共识,才形成了现在的建立了社会保障的、控制贫富差距的较可持续的发展模式。我们经历过经济危机吗,还没有,不经历经济危机,会达成广泛的改革共识吗,难。社会不是一个人,改变起来困难而缓慢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

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