股民的错误选择

今天转张化桥的一篇文章。转这篇文章是有目的的,大家可以对照我写的《个股与大盘的关系》以及《炒股的收益预期》来看,转这篇就是为了帮助大家更好的认清市场的深层秩序。

(转:)

股民们每天忙忙碌碌,买卖频繁,只是帮了券商的忙。可是作为一个群体,股民的回报只是等于大市的回报而已。这还没有扣除股民在炒股买卖过程中的费用,这些费用包括调研、交易佣金和税收。从中长期来看,大市的回报在扣除货币贬值因素之后,无非也就是4%-6%。因此,千万不要小看费用的比重。扣除费用,股民作为一个群体,必然跑输大市,这是一个数学上无法挑战的定理或者不等式。

基民与股民散户相比,几乎一样。基金行业作为一个整体,当然也只能跑输大市。作为一个整体,它们本身就是大市,又怎能跑赢自己呢?除去买卖基金的费用以及基金本身的各种费用,这个行业当然也只能跑输大市。在全球经济增长放缓、企业回报率下降的今天,每年1%或者2%的费用率是一个惊人的数字。Bogle说,不管基民们是赚还是赔,费用可是刚性的。

最近20年,在美国还有一个很兴旺的行业,就是投资顾问行业。他们帮助基民们选择投资哪种基金,何时投入,何时退出。当然,这些人不是做义务劳动的,基金的买入和卖出也不是没有费用的。在过去20年内,投资顾问们推荐的基金的回报率,严重跑输基民们随心所欲所选的基金的回报率。

 巴菲特的老师Benjamin Graham是现代证券分析行业的开山鼻祖。他到晚年(1976年)开始对证券分析的用处产生极大的怀疑。他对记者们说:”我不再鼓励大家研究股票。四十年前(即1930年代)到处是便宜股票。因此,证券分析让人们大获其利。可今天,每个股票都被大量懂行的人反复研究过。不再值得耗费人力物力去研究。”Bogle引用这个故事,不是为了说明投资股市不能赚钱,而是说明必然跑输大市。

Bogle说,基民们不要试图挑选好的基金。过去三年表现好,不代表未来三年也同样好,表现好坏只是在事后才知道。与其说基金经理水平高,不如说运气好,但是没有人总是能够碰上好运气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